黛眉之柳

黛眉之柳

 

自从盘古开天地

三皇五帝到于今

在这刀劈斧削的

高山之巅

在这天造地设的

黛眉草甸

所有的树木

就只有一种称谓

他们的名字叫

——天然林

 

究竟从何时开始

在这人迹罕至的

黛眉之巅

在这堪称奇迹的

高山草甸

居然诞生了

神话中的神话

传奇里的传奇

故事里的故事

奇迹中的奇迹

 

一棵孤零零的

歪脖柳

静静伫立在这

高山之巅

默默守望着

精心梳妆的黛眉

久久依偎在

大地母亲的乳沟

任它风吹雨打

管他霜欺雪压

 

你该不是

从哪里

飘落来的

一片柳絮吧

在新安这海拔最高的

偏僻之地

哪来这么

坚强的种子

哪来这么

神奇的外力

 

你该不是

从飞鸟的喙里

无意跌落

却有幸存活的

一颗种子吧

抑或是

商汤派来的宫女

让婀娜的你见证

妃对王的忠心

王对妃的悔意

 

啊  我想起来了

想起来了

古老的神话

虽然美丽得令人神往

悠久的传说

固然充满了柔情蜜意

可怎抵得了

时代风云的

无情弥漫

历史烟雨的

猛烈侵袭

 

大跃进时代

在浮夸风肆虐的

凛冽寒流里

在全民大炼钢铁的

滚滚浓烟里

定然不会有你这扭曲的身影

君不见

你漫山遍野的兄弟姊妹

全化作呼呼风声  熊熊烈焰

湮灭在历史的过眼云烟里

 

啊  我想起来了

想起来了

十年树木的古训

百年树人的忠告

你定然是新安六中的师生们

携你上山  插你入地

 

 

让无心插柳柳成荫的俗谚

站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让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古语

焕发出蓬蓬勃勃的生机

 

抑或是某一年的某一天

一个牧牛的老者

也许是一位樵夫

以你为棒驱牛上山

用你作杖拄地歇肩

你就这样不经意的

在这片沃土上安身立命

将生生不息的活力

葳蕤成一树烟雨  一树风景

 

你应该来自遥远的古都长安

来自那座名垂千古的灞桥边

那折柳送别的习俗和传说

至今仍在那里

代代繁衍

你应该来自那历久弥新的阳关曲里

来自那渭城清晨的蒙蒙细雨里

那青青客舍的丝丝新绿里

至今依然氤氲着

袅袅柳烟 缕缕诗意

 

多想知道啊

在你的年轮里

究竟镌刻了几多烟雨和磨难

多想知道啊

在你的生命中

究竟经历了几多风霜与沧桑

多想知道啊

当年插你的智者是否仍健在

一旦得识了你的容颜

他该是何等的唏嘘不止感慨万千

 

你没有黛眉之楸的高大挺拔

黛眉之楸自然也没你的狂放不羁

都说楸树卓尔不群傲然挺立

依我看你的脉管流淌着不屈的基因

都说弱柳扶风不堪一击

让我说你才是真正的西部牛仔

你就是故乡的黄土地上

屹立不倒的父辈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就像你茁壮葳蕤的生命

 

有柳的地方

必定有水

这是你给我的

不朽的灵感

或许

那黛眉圣泉里

汩汩喷涌的甘冽

就是你脉管里

源源不断流淌的

汹涌澎湃的血液

 

 

2013年5月11日初稿

2014年4月7日改就于吟啸斋

发表评论